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专家:网课平台监管亟须建立常态化执法制度-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9-10 08:14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 郑 宁

  记者:在专项整治期间,各地网信部门、教育行政部门将进一步加大对涉未成年人网课平台违法违规行为的执法处罚力度,按照露头就打、从严从重原则,依法处置违法违规网站平台和相关机构,这就亟须依法建立常态化执法制度。

  郑宁:建议继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针对不同平台设置不同的审查义务、分类监管,多部门联合开展常态化执法。

  郑宁:家长作为孩子的监护人,在选择学习平台时,要注意把关,尽量挑选绿色健康的优质平台,如果不是专门面向青少年的平台,选择要谨慎。相关网信管理部门,均设置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家长发现违法和不良信息可依法举报和投诉。

  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朱巍:责任划分,首先是管理部门之间的监管责任划分。网信部门主管网络安全,包括信息安全、数据安全、内容安全等,教育管理部门负责垂直教育领域监管,二者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学校也很重要,不得通过替别人做商业推广的方式让学生和家长关注一些没有资质的平台,同时不能利用对学生的影响力去推荐商业广告等,包括不能在“互联网+教育”的网络平台上对未成年人发布广告。

  从长远来看,网课的普及是大势所趋,不再只是限定于像疫情防控期间这样的特殊阶段,这也注定了对其规范,既要有特定时间段的专项整治,也得有基于长效机制的常态化监管。为未成年人营造一个清朗的网课空间,相信专项整治只是一个开始。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达4.23亿人,较去年6月增长了82%。在线教育市场的持续升温不只是体现在用户规模的增长上,相关企业同样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共有2.5万家在线教育企业注册成立,平均每天新增120家。

  《法治日报》见习记者 刘紫薇

  营造清朗网课空间

  网课平台监管亟须建立常态化执法制度

  《法治日报》记者 陈 磊

  朱巍:在此之前虽然有过整治活动,但是整治的平台范围限于专门的教育类平台,问题的暴露也不是特别全面,创富图库及开奖结果查询,这次针对的范围更广泛,只要存在线上教育行为,就在整治的范围之内。

  记者:根据整治要求,开设未成年人网课的各类网站平台,必须切实承担信息内容管理主体责任;要对课程严格审核把关,确保导向正确;开设评论互动功能要建立信息内容“先审后发”制度;要加强网课页面周边生态管理,不得出现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不得利用弹窗诱导点击不适宜未成年人的页面;不得推送与学习无关的广告信息;不得利用公益性质网课谋取商业利益。针对这些整治内容,家庭、学校、平台、网信部门各相关主体的责任应该划分清楚。

  记者: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有关部门已经开展过相关专项整治,但此类现象仍屡禁不止。

  郑宁:《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我国46%的未成年网民曾遭遇各类不良信息。其中,炫富类信息占比最高,淫秽色情、血腥暴力、消极思想的占比紧随其后。

  明确监管部门职责

  相关监管部门则应该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明晰职能职责,完善法律法规,做到精准执法、联合执法,加强对网络平台和广告商的监管。

  网课平台应当严格遵守网络安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法律法规、规章,履行信息内容管理主体责任,建立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机制,健全用户注册、账号管理、信息发布审核、跟帖评论审核、网络谣言等信息处置制度;禁止在专门以未成年人为服务对象的网络信息内容专栏、专区和产品等地方呈现可能引发未成年人模仿不安全行为和违反社会公德行为、诱导未成年人不良嗜好等内容的不良信息,禁止带有性暗示等不良信息。网络平台应该平衡以用户粘性为主的平台发展以及承担企业社会责任、推动社会公德之间的关系。未成年人保护是一个社会问题,平台能否在其中发挥作用相当关键。

  郑宁:究其原因,主要是利益驱使叠加监管缺失。在利益驱使下,广告商和网络平台只看到“弹”出的经济效益,却把用户的体验抛诸脑后。另一方面,网络平台只承担发布功能却对内容和形式不加甄别,缺乏监管。而相关监管部门的治理手段也相对滞后,存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问题。

  分级分类进行监管

  此外,今年3月1日,《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施行,要求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和内容服务平台,应采取措施防止未成年人获得违法和不良信息。

  记者:目前,网络“云课堂”已成为广大学生疫情防控期间学习的主渠道,但一些网站平台无视社会责任,屡屡利用网课推广网游、交友信息,甚至散布色情、暴力、诈骗信息,危害广大学生别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为切实解决涉未成年人网课平台突出问题,中央网信办、教育部近日启动为期两个月的涉未成年人网课平台专项整治。两部门此举的背景和意义非常值得关注。

  对话人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 巍

  专门网课平台涉及到面向学生提供的在线教育服务需要比向成年人提供其他服务监管的更严格。最好采取分级过滤制度,在内容审查方面加大人员投入,《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已经要求各平台自行制定审核细则。目前,以社交、游戏类为主业的网络平台开设在线教育版块尚处于监管的空白,亟待完善相关管理规定。 【编辑:房家梁】

  这次两部门开展网课平台专项整治,可以说是针对“互联网+教育”这种常态化的存在,实现常态化监管,“互联网+教育”走上正轨,监管也走上了正轨。另外,网课平台专项整治的部门,除了教育管理部门之外,还有网信管理部门,他们联合进行监管,解决了跨部门监管职责分不清这个问题。

  学校在挑选合作平台时也须严格把关,及时开展网络安全教育,及时与家长沟通相关情况。

  朱巍:两部门进行专项整治的背景,一是在抗疫防控期间,学生们都在网上上课,“互联网+教育”已经普及;二是现在的网课平台乱象特别多,前段时间央视报道过在上网课时有网络游戏广告,还有在上网课时出现一些淫秽色情内容等。这一系列问题出来之后,引起广大家长的担心,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网课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目前从平台竞争机制到监管规则其实都处于一种待完善的阶段。此次多部门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涉未成年人网课平台专项整治,实际上也是一个完善规则、厘清发展边界的过程,有利于各监管部门明确职责,也有助于各平台形成更清晰的发展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