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泾阳往事」一九四九:一个传统泾阳商人的成长史(上

发布日期:2020-09-12 09:53   来源:未知   阅读:

东街村赵先生家在王桥有自己的商铺,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足以支持家人过上较为富足的生活,他的祖父在“聚诚”字号做经理,也算得上较为成功的商人,赵铭伍老人出生于一九三三年,当他从王桥镇东街村初小毕业时已十五六岁,也到了解放的前昔。毕业之后就应祖父之命下川做生意,这种情况在明清时的王桥、桥底地界是正常的出路。年轻人能够识文断字之后,就大多到乡邻所开的商号学着做生意,清代的周斯亿在他的文章《论农田》里就感慨的说,泾阳西北乡许多的青壮年十分之六七到四川、湖北、西康等地做生意,以至西北农业缺少劳动力,这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其实如果就是现在你去询问当地的土著,向上推三代,单纯务农的人很少,大多都有商业的背景或是经历。(未完待续)

泾阳县王桥镇东街村有个赵家巷子,据说赵家也是以前也是商户出身,在更早的以前本地人传说其先

川西民居(拍摄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

祖为明代的御史,当地人又称为铁头御史。其名与事迹因时代漫长而湮灭,也没有留下任何的文字资料,但据年长人回忆,东街村北边塬畔上曾有赵氏祖茔,有巨大的石刻旗杆,其粗若腰,高大的杆顶上有一石斗,村里人都把这片地方叫做旗杆坟。解放后六十年代时旗杆被毁,为石匠雕制成其他石制物件,东街村某某家尚有残物可寻。

但这也有一个弊端,以于家为例,于家商业衰落的原因并不是以前所说的后人吃喝嫖赌,而是人丁的单薄,于荣祖有兄弟三人,但男丁仅有于天赐,于天赐则无直系后人,所以对于自己所投资的商业字号控制能力有限。据赵先生说,他们就是每年在固定的时期到铺子收取利润,其他的时间则很少到铺子中关心经营活动,这样情形自然就导致了投资人既未能将客户源掌握在手中,也没将货源把持在手中。处于清末民初的乱世,经理的忠诚度基本决定着一个商业帝国的成败,于氏后来衰落了,原因有很多种,但最重要的是于氏户族人丁短缺,于天赐年老无子(有一女),后来在本地抱养要子,但难以承继祖业,同时动荡的时局就使得于氏商业迅速地垮塌,解放后,六合王牌心水论坛,于氏彻底败落。

二、赵先生的入川

赵铭伍老先生的祖父赵燕翼就是聚诚号的二柜,其大柜为户县人,老板待查。据老先生回忆其祖父在聚诚亦有一定的股份,其字号经营范围、形式与于家基本相当。于氏当时的生意在西南的摊子很大,川康等到地恒泰是最大的茶叶商铺,汉中的钱庄务本堂也把持着当地的金融,于氏由于长期以来在藏区经营,商业信誉度很高,用今天的话来说算是标杆企业,所销货物十分受当地人的推崇。据老人说,川康政府以国家资本所承办的川康茶叶贸易公司,体量庞大,虽然对于陕西商人形成一定的冲击,但至少在解放前后以于家为代表的陕西商人依然最受欢迎。

(于氏定居于陕西关中腹地泾阳,其商业网点遍布西安、咸阳、汉中、成都、雅安、康定、甘孜、玉树,当壮年时,可以有效的控制他所建立的字号,但当其年老之际,加之户族力量人丁单薄,逐渐失去对于商业帝国的控制。据赵先生回忆,有时连他们自己都不晓得自己到底有多少商业网点,自家的根底都不清楚,可见衰落就是一种必然的结果了。)

于家虽然投资的范围广,生意很大,但其在这些字号中多以“东家”的身份出现,而对于铺号的经营则基本不予干涉,铺子实际的经营权则由专业的经理人??大柜、二柜掌握,这种模式的好处是投资人给予经营人以极大的权限,使经经营人能以灵活处理变化多端的商业活动,同时给予经营人股权的方式以最大程度调动了经理人的工作热情,这种商业模式是传统商业成熟的标志,也在一定程度上标志传统商业向近代商业过渡,经过对于姚家字号资料的研究发现,这种模式是陕西商人成功的典范。

民国时期,赵氏一支就在王桥经商,经营有油坊,百货铺子,还有旱地七十余亩,水地三二亩。赵铭伍就是赵氏后人中的一支,他在解放前夕的少年时期就被其祖父所召唤到四川省做生意,先是到雅安,然后再至甘孜一带,虽然他的祖父是聚诚商铺的二柜,但为了磨炼他,送他到于家的“恒泰”铺子做小伙计,继而又通过关系将他送到不毛之地的甘孜、康定一带做生意。解放后,赵铭伍老人长期工作于康定,退休后又定居于成都,今年10月,年逾八十四的赵铭伍老人回陕省亲,由于老人的这种经历,所以和研究会成存义先生一起拜访老人,就于家在四川的情况做以了解。

于家生意主要以茶为主,其生意在陕南、四川、西康、青海、西藏分布很广,其川康总号在雅安,各地大的城镇分号数量巨大,规模在这些地方名列前茅,其铺号为“恒泰”,是泾、三原商人中势力最大的商铺之一,主要是利用茶等内地商品在川西、青、藏等到地换取当地商品,如金银、虫草、鹿茸、麝香、皮毛、鸦片、红花诸物。除于家外,桥底的义兴号、户县的聚诚字号在藏区亦与其他的陕西商人把持当地的大宗货物贸易。

一、于家的商业情况